FDT

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簡稱FinTech)涵蓋支付、大數據分析、應用程式、平台及網絡保安等範疇,能夠提升金融服務的效率,為大眾帶來便利,又為金融行業創造新機遇,近年甚至逐漸發展成獨立行業。

香港科技園公司的金融科技類企業也在茁壯成長。科學園園區公司香港金融數據技術有限公司(FDT)於2013年成立,翌年開始營運非盈利的互聯網金融教育項目 - FDT金融創新工場。在此項目下,該公司與多間世界知名學府如英國的牛津和劍橋大學、美國芝加哥和哥倫比亞大學、內地清華大學、台灣大學、香港大學等合作推出金融人材孵化計劃,又設計開發模擬外匯、期貨、股票三大市場的智能投資應用程式(App),還舉辦了多場全球性的學生投資比賽。如果FDT的主業是為金融業培養未來人材,那麼該公司可說是已取得不錯的成績。

不過有趣的是,作為一家以數據技術作為公司名稱、業務理應圍繞數據發展的商業機構,FDT直至最近才產生正式的營業收入。

助金融業長遠發展

該公司聯合創辦人及集團首席營運官林憬怡為此解說道,他們的管理團隊是由來自華爾街、中國科學院、IBM、雅虎、微軟、騰訊等的科學家和科技精英組成,對業務模式一向非常清晰。他們一方面透過孵化計劃發掘金融投資人材,另一方面也積累市場交易的大量數據,從中萃取能夠評估投資者行為的資料,再藉此提升金融服務機構的服務水平、交易效率和決策質素。

這兩方面都有助行業的長遠發展,但也需要時間才有成果。目前,FDT的人材孵化計劃已覆蓋了全球約二百萬名學生,在過去四年多來發掘了不少金融業可造之材。至於數據,FDT的合作夥伴如證券商和投資公司提供了數以萬億港元計的匿名交易,加上各項模擬交易和投資比賽,令至今累積的大數據規模相當可觀。以此為基礎,該公司的數據科學家將各種交易數據整理,配合深層學習(Deep Learning)和機器學習科技,構建出高度適應金融市場的人工智能。

識別稀有金融人材

那麼,FDT的人工智能可以為金融機構提供什麼助力呢?林憬怡指出首先是辨別出內部適合作交易投資決策的員工例如對沖基金經理:人有智商(Intelligent Quotient)和情商(Emotion Quotient),其實在投資理財範疇,也應該有財商(Financial Quotient)。「獨具慧眼」、能抗高壓、任何情況下都會冷靜分析、具備宏觀視野,甚至快、狠、準等等特質,都會決定一個人是否值得把數以億計的交易交予他管理。而這些特質,有些關乎天份不能培養,有些難以描述和量化,有些在特定情況下才會顯現。

林氏直言,其實九成以上的人都不具備善於管理金融交易的「財商」,但機構往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下結論,在此之前可能已造成損失或錯過良機。而FDT就能為金融機構分析各項買賣決定,從而優化人力資源的運用,集中培養有潛質的員工,把不適合的員工調配至更有發揮空間的崗位。

助改善客戶服務及風險管理

另外,為客戶進行「財商」的評估也很重要,尤其是在全球各地均對銷售投資產品作出嚴格規範的今天。林憬怡透露,內地最大的券商華泰證券,經過長達一年的概念驗證(Proof of Concept) 在今年3月份正式和FDT簽訂長期合作的金融人工智能技術服務合約,運用FDT的科技分析其內部交易員的投資能力,同時未來也將分析客戶的投資需要和風險承受能力,然後推薦適當的投資產品,協助客戶取得理想回報也減低風險。因此,金融機構就具備更高的客戶服務水平和風險管理能力,同時也降低了合規監管的成本。

工具助提升金融交易效率

林憬怡又強調,人工智能不會取代金融業中專業從業員的地位,而促使他們更快、更集中、更有效率地發揮專業技能。FDT也提供多項提示和分析工具予負責管理投資的員工, 協助他們發現獲利機會,盡快作出決策。他指出,證券交易所對這種有助推高交易量的科技,肯定歡迎;而香港就有使用FDT工具的證券商,獲得港交所的交易量大獎。

HKSTP提供多方面助力

FDT未來仍有多項宏圖大計待實行,而將總部設於香港科學園,也具戰略性作用。林憬怡指出,科技園公司擁有具備金融業知識(Know-How)的管理人員,能對FDT的業務發展提供確切建議和作出配合;而雖然FDT至今未有引入外來投資者,但他表示透過科技園公司的網絡能接觸到具潛力的業務夥伴和投資者如創業基金,為未來營造發展空間。至於科學園的優美環境,也成為了該公司吸引人材的軟實力。

林憬怡透露,由於其技術和大數據產品均已發展成熟,該公司正把目標市場全面拓展至本港和內地的證券商和所有金融機構。所以,2018年將會是FDT的業務爆發年,而各地的金融市場將在其科技推動下向更健康和更具效率的目標邁進。

FDT

FDT
arrow up arrow down arrow left arrow right icon close icon text icon help HKSTP Logo